DeathDay

百猎无源,Deathday,叫阿源就行一个文渣小透明。杂食

【棉A】Trick or treat

#私设:前军火贩现DJ Chris
#Alan篇,还会发Chris篇补充
#3000极限瞎写。
#含花吐梗,迟来的万圣夜。

昙花花语:刹那间的美丽,一瞬间的永恒。




Alan现在糟透了。

任何一个人都能看出来他的状态,或是说他现在根本没有什么状态,甚至于他的挪威朋友Kygo都对此察觉了很久。而Alan被询问的时候,他永远都是用一个简单的词语“nothing”来结束一切关于类似方面的话题,说的很轻松也让人更加的不放心,甚至连一句“thanks”也是平平淡淡的说出来。


「内在远非表面浅显易懂」

或许很多人已经注意到Alan最近一段时间的独来独往,甚至会把自己塞在酒吧或是家里。如果趴在他家里的窗户缝处,你会惊讶的发现,Alan连在家都一直带着口罩又罩着宽大的兜帽——当然,除了睡觉洗漱和用餐。

事出有因,但也没几个人会想到也没谁会关注Chris的动向。对于最后一次见到Marshmello而言,已经过去了两个多月,俗套而又烂大街的话刻在了那一天。

“分手吧。”
“我们不合适。”


“嗯。”

没有一点反思和余地,就像被泼了一盆冷水,被按进了海底,令人窒息又不得不去回应的事实。

即便如此,更或是说彼此都已经猜出了结局,在Chris摘下他的头套,注视着Alan一字一句的说出来时。他的心脏也会因此而漏了一拍,就像被什么东西抓住了一样,令人窒息煎熬又不能迅速摆脱。

面对拍在脸上的现实,Alan却异常的平静,他带着口罩,黑色的布料包在脸上,仅仅露出一双宝石蓝的眼睛。他当时没有想暴躁或是落魄的小恋人一样去哭去闹,也没有去质问“为什么”“我哪里不够好”,更没有撕扯着对方的衣服叫他不要离开。

他只是点点头,从鼻腔里发出了一句“嗯”,连最后的一个拥抱都没有,就转身离开。



「但他没有准备好」

实际上,他们对彼此的冷淡很长时间了,Alan忙于出版他的新专辑,而Chris则为了巡演而各处奔波。

他们都明白,对于彼此的新鲜感已经过了大半,对于两个世界闻名的DJ他们疏漏了对方的感情,也缺少了该有的温柔和陪伴。


「他的确没有准备好」

Alan把最后的坚强和冷静超额的展现出来,要是再次回想他会佩服自己惊人的镇定。但终会有扛不住的那一次,只不过是早晚的时间问题。

分开的那天,一整个下午都是浑浑噩噩的,阴云也格外的多,Alan没有精力再去专注于新的专辑了,他连自己的所爱的都留不住。再第6次发现自己错了音的时候,他把一手里一摞的纸狠狠的摔在地上,一头扎进被子里。
泪水濡湿了一片的被褥,原本的平整已经被蹂躏的皱皱巴巴,就像他的经历一样不会平顺。

像是耗尽了所有体力去应付人的突然离开,现在的Alan已经精疲力尽了,汗水携带着泪水浸湿了大片的薄衣衫,发软趴趴的紧贴着头。他整个人缩在床上,头垫在了较高的尚干的被褥一处,还没来得及把枕头拽过来,便没有接下来的动作。


-----------------------

喉咙一阵发痒,像是有什么东西卡在了嗓子里,更像是被厄运扼住咽喉的样子。

他第一次吐出一片花瓣。

只是在Marshmello离开的第二个月,Alan就在清晨被一片花瓣咳醒。花瓣洁白的很没有一点沾染,带着棉花糖味道的丝丝的甜,也有一点铁锈的味道,Alan没有见过,更没有遇到过类似的状况,他甚至连这是什么花的花瓣都不知道。

“可能是你晚上梦游把什么花吃进去了哦。”这是Kygo的回答,但Alan可以完全不会怀疑这一点了 因为他不养花。

离万圣节还有两星期,虽然Alan不会对小孩子爱的节日多么动心,但他还有一场万圣节前夜的出演,不算太大的场地倒是颇有些精致。

Alan当然会投入些精力,但对于现在的他来说没有那么多的精力可以分配了。每天的甚至每一段时间,Alan就会剧烈的咳嗽,甚至于会干呕反胃,花瓣卡在喉咙处有难耐的痒,但咳出来之后又会再出现不只是一片 。这导致Alan整个人都没有了精神,昏昏涨涨的头皮发麻,有时他都能感觉到神经在叫嚣过后疲惫。

Alan甚至去问了楼下花店的女生,一个兼职卖花的大学生,她说那是昙花的花瓣,但最好不要去摘,因为那是一瞬间最美的存在,却是永恒的,也不容破坏。并提出,如果Alan喜欢,自己可以送他一盆,而Alan则是谢绝了。
而Alan则是支支吾吾的说明自己的情况,okay,他认为吐花瓣的事情谁都不会相信。

但偏偏的,那个女孩信了,她有些意外,但更多的是眼里的惊喜,她掏出手机与Alan解释“花吐症”这个词语,come on,这是人幻想出来的,怎么会降临在他头上。

“得到自己所爱之人的真心的吻才能恢复。”这句话一直绕在Alan的脑子里,但“分手”这个声音却迟迟在耳边挥之不去。

就这样吧。Alan想,这种可以说是荒唐的故事连自己都不会相信,更何况是提出分手的Chris?



的确,他一直在挺着。

连他最近不怎么往来的朋友都看出Alan有些不对劲,即便他一直带着口罩,宽大的黑色兜帽遮出了大片的阴影。但是他“糟糕”这个状态已经快写到脸上了。

糟糕总不会独来,它甚至能拉帮结伙的闯入,在给你一巴掌之后还不忘踹你一脚。


万圣前夜,Alan本打算推了这场,但又碍于朋友的情面拖着疲惫的身子,重新调整到最佳状态登上台阶。在酒吧打碟的时候糟透了,嘈杂到让他太阳穴发涨的声音先不说,空气中糜烂的酒精烟草和香水味先不提。

猛的一整朵花没由来从喉咙溢出,Alan先是皱着眉头,想把他咽回去,可那倔强的像他自己一样。
而在打错了一个音时,一切都垮了,就像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Alan弯着腰左手掐着自己的脖颈,先是猛劲的咳嗽,又一直干呕着,根本直不起腰。右手勉强支撑着桌面,困倦铺天盖地的拍在Alan的身上,眼前发黑,血的铁锈味充斥着口腔,但在最后失去意识的时候,Marshmello的影子直直地闯入Alan的记忆,不断撕毁他的意志,在一声倒地的闷响后,被迫暂停.......


哦上帝,谁知到有多少双眼睛注视他关心他,又有谁知到有多少双眼睛盯着他等垮台。好的,这一幕终究到来了。即便是一场不算多大规模的夜间娱乐,但当日的新闻还是把这事按在了很显眼的地方。

现在的Alan昏昏沉沉的躺在家里的床上,一个不怎么愉快的万圣节,现在已经是深夜十一点半,他花了大半个白天的时间来调整,但每个小时一整朵昙花已经消耗了Alan的大半体力。

就这样吧。Alan仍在默默安慰着自己,毕竟回不去了就自生自灭吧。



十二点的钟声已经打响,已经有孩子开始提着篮子挨家挨户的讨要糖果,带着面具或是穿着万圣节的衣服喊着“Trick or treat.”

Alan这边依旧没有好转,甚至更糟。他不会在乎媒体也不会关注新闻,现在的他只想好好活着,病情的严重已经让他无暇顾及其他了 。

在闭上眼睛最后的短短几分钟,他满脑子里都是Chris,那个人如其名的大男孩,神经剧烈跳动着几近破音的喊着Chris的名字,过了一分钟左右,似乏累了一样没了什么动静。一阵睡意席卷而来,Alan慢慢闭上眼睛,眼里只剩下Chris的样子,慢慢慢慢靠近。

唇间突如其来的熟悉的温暖好像扭转了这必败的局面,Alan只觉得即将再次出现的花朵慢慢融化,最终留下一股棉花糖的味道。令他安心的气息充斥了鼻腔,无形包裹着他虚弱的躯体。

这个吻纯洁的不含任何杂质,两个灵魂的相互依偎,Alan下意识的环住眼前的人,一身略有些脏的奶白色的大男孩不再是假象了,他慢慢俯下身,蹭了蹭Alan的脖颈处,轻轻咬着他的耳廓。


“Trick or treat~”

【哥蛇】共生天敌

#向哨AU
#向导贺呈×哨兵蛇立


——野兽离开牢笼,各处拉响警报——

“今日凌晨01:13,伦敦塔13号塔遭遇恐怖袭击,数名哨兵向导逃出,其中哨兵占大部分,因环境混乱部分哨兵失控......向导素冷冻室已被炸毁......导致10余名监管人员受伤,已转院治疗.......具体情况待继续核实”

听车里的收音机可是要比花精力看新闻更方便,车里的温度达到了对于贺呈最适合的低温,等到这条“爆炸”新闻结束之后,贺呈直接拔下车钥匙,对接下来的新闻毫无兴趣。

推开早餐厅的门,径直走到靠窗户视角最好的一侧落座,点了一杯咖啡和店里特色的早餐套餐。安静的透过玻璃窗看向晨曦下的人流,落在他身边的鹰此时也十分安静。

贺呈在喝下第一口咖啡的时候,精神体变有了一丝丝躁动。目光扫过鹰眼所触及的范围,最终焦距在角落的一个银发小子身上。

他一双眼睛也锁定了贺呈,像一个警惕性特强的危险物品,安安静静的在一角洞察着屋里每一处。贺呈同时与他目光聚焦,两股强烈的气息分别打在对方的神经上。
对面人的目光急剧攻击力,蛇一般的双眸盯着对面不远处的人,像是经验丰富的猎手等待时机一举拿下一样。

冷静,高危。

对于贺呈也同样没有一丝放松或是畏惧的神情,更没有前倾或是后仰这类多余的动作。就这么在第13秒钟时,阴暗处的人朝贺呈勾了勾嘴角。

不明意味。

一方直接选择结束这个无聊又藏着硝烟味道的无声交流。

“安静,没什么大不了的。”贺呈轻声的说到,端起杯子喝了口咖啡,而鹰依旧直视着角落的人,像看着敌人,或是更像像看着猎物一样。


在门口的风铃响过之后,气氛一下变得凝重了起来,鹰的视线触及每一个角落,以贺呈的经验会以为是自己做掉的哪个不知死活的找上了门。

一声扳机扣响的声音,但是贺呈根本没有感到一点疼痛,周围有一些普通居民开始恐慌。精神体敏锐的视力扫过餐厅,突然发现墙角出的人已经不见踪影。
“嘭”又是一声枪响,苍鹰迅速捕捉到了开枪者和他的目标——2层楼上跑开的银发小子。

“走吧。”贺呈小声说了一句,拎起西装外套穿在身上,加快步伐离开,留下桌上剩下的半杯咖啡,无视从二楼跌落的持枪者。显得不那么恐慌但也有一丝仓促,苍鹰此时也低低的飞在上空。


“先生。”或许是自己过于镇定,便装的一位持枪者拦住了他,“你知道黑暗哨兵吗。”
“有所了解。”
此时二楼发出巨大的响声,一个挂在扶手上的男人脑后一股鲜血十分引人注目,挂在衣服和脸上的玻璃渣还反着血光,啐了口血摸出了腰间的甩棍。

“那你知道这里有个人特别像黑暗哨兵吗。”他朝贺呈笑了一下,没人听不出这里的暗示,因为这种情况下的普通人早已吓破了胆子。
盘旋的猛禽眯起了眼睛,贺呈转身直接踹了轮起凳子砸向自己的人,精神体与本身的默契。


“这里也有个哨兵。”那个人抬手按住左侧的对讲按钮,又有一个虎背熊腰的人上前对付自己。

“这还不好说吗。”一个站在吧台处的人打开了扩音器,“滋滋”的响声让贺呈烦躁,不过他们都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贺呈挥起拳头朝着和自己身高相差不多的人打去,被结结实实的挡住随后肩部就是一阵的疼痛。再次出拳直逼人的太阳穴,好巧不巧的被人躲了过去,他朝贺呈鄙夷的笑了一下,表情瞬间变成了惊恐——没人告诉你谁打出的哪一拳是探底哪一拳是虚晃。

黑短袖的男人整个人往后推了两步撞在了餐桌一角,腹部被“黑暗哨兵”结实的打了一拳更是吃不消,拎起了旁边的椅子抡向贺呈——

一声巨响。

在贺呈挡住攻击的同时,那个银发的小子从2楼直接翻下摔到了一楼玻璃桌上,玻璃碴溅了一地,他整个人抓着乱糟糟的头发,在地上有些痛苦的微微蜷缩着,脸上和身上粘上了碎渣和鲜血。

“把这个哨兵带回去,再解决那个黑暗哨兵。”坐在吧台的男人走到银发哨兵的身边,抬脚用皮鞋的底部踩住哨兵的手,鞋底碾着麦色的皮肤,几次便出了血丝。

而哨兵此时因为过强的第五感受到听觉和触觉的双重刺激,发丝杂乱沾着汗水,黑色短袖浸着的除了冷汗还有几处看不出来的血渍,濡湿了大片布料。他脱力的蜷缩着,死死咬着牙不发出一丝疼痛的喘息。

“无趣至极。”贺呈并不畏惧围住他的三两个人,他活动活动肩胛骨和脖颈处,正装束缚着人大幅度的动作,但面对这些人倒他是觉得有些幼稚。

角落的黑曼巴扭动着灵活的身子悄无声息的靠近,金色的蛇眼带着怒火与抗拒又有一股警告般的危险。



“若不是苍鹰俯瞰到了黑暗处的曼巴蛇,没人会选择在纷乱之地耗着。”


--------------------

向哨设定,有出处,有私设。
向导贺呈精神体是鹰,哨兵蛇立的精神体当然是黑曼巴。哨兵因为第五感极强,所以面对噪音之类的时候神经会受到强烈刺激。

初更哥蛇人物ooc有不妥的地方欢迎指出。

【银鹰】未所预见(序)0

#内含cp:主银鹰,微寡红
#摆渡人AU
#剧情向
#设定和剧情参照克莱儿的《摆渡人》
#序只能作为很短的开篇说明,下章主线上,Pietro就出来了!


一声巨响,火焰包裹着残碎的杂物涌出大楼,Clint死死护住Wanda,只感觉到头剧烈的疼痛。黑暗无边无际,他们像是被大片的建筑破损的墙壁压着,耳鸣声越发强大,四周只有被隔档的爆炸声。

--------------------------

“Clint,你和Wanda去地下室拿资料,Nat和我去另一侧解决控制中心......”Steve安排着。

这次在纽约连续的恐怖袭击和大量的机密资料泄露都源于一个较大的总部,但是这个“总部”并不是全部,他们初步判定是九头蛇的动作,之后便锁定了一个较大而又不明显的位置。

而真正执行的时候有些想不到的顺利,Nat成功潜入了控制室,并且毫无声息的解决掉了外部几个看守人员,Steve在外面给Natasha打掩护,Clint和Wanda也不断的接近地下室。

“Wanda.”坐电梯去往地下室时,Clint在这一片寂静中开口说话了,“听着,无论发生什么事,我都会尽我所能的保护你,因为......”

“好了,Clint”Wanda打断到,她即使不需要动用能力就知道Clint在想的是什么,所指的又是什么,她听得出也看得出Clint的内疚,但Wanda并不怪他,“这次行动不是进行的很顺利吗,不用想太多,Clint”

“不,我只是觉得这有些太过顺利了,没有警报没有什么大动静,巡逻的就好像傻子一般——”Clint说到一半,最后抿了抿嘴,“oh,可能是我想多了。”

所以事情当然没有那么顺利,当Tony和Hulk解决掉最后主要的几个攻击装置后,对讲器里Nat传来了声音——
“控制室没有资料,他们的计算器没有一个是完整的,所以——”

此时,整个屋子暗了下来,警报立刻响起,借着红色的灯光才能看清模糊的屋里的样子。

“oh,god!快撤退!”

Natasha对着对讲机喊到,她能听到机枪架起的声音,放出的红外线打在各处不断的搜寻着热源。

“Nat!”

她听见了Steve在喊她,于此同时在地下室的Wanda也惊呼到,Clint不断找隐蔽的地方躲藏,找准时机消灭一两架枪或是一些看守的人。

地下室的灯光开始变暗,棚顶不断裂开,细碎的石子土灰掉落,警报的响声填满整个地下室。
电梯门口被封死,Wanda和Clint只能另寻出路,机枪的响声和被拆解的爆炸声不断在附近响起,一块大的碎石重重地砸落在他们的面前,哪怕在走一步都会丧命。

Clint知道自己的箭马上要用尽了,他恍恍惚惚的看到了Pietro。
“这是假象,是错觉。”Clint告诫自己,他让自己保持最清醒的状态,保护Wanda,也就当是给那小子一个交代。

“Clint!”Wanda喊到,立马毁掉一块下落的石板,嘭的一声,空气中满是尘埃碎石稀疏而下,Wanda知道他分心了。

一声巨响,棚板完全裂开掉下,火焰包裹着残碎的杂物涌出大楼,Clint反应过来,背对着下落的石块,死死护住Wanda,只感觉到头剧烈的疼痛。

黑暗无边无际,他们像是被大片的建筑破损的墙壁压着,耳鸣声越发强大,四周只有被隔档的爆炸声。

“Clint!”他好像听到Wanda几近绝望的大喊到,鸣声久久消不下去,而且声音越来越小,一片漆黑,他感觉到有人在不停的拍他,却又什么都感受不到。

-------------------------

Clint缓缓睁开眼睛,除了头痛得要死其他几乎感觉不到了。

Clint缓了缓坐起身,周围一片漆黑,呛人的烟尘味和血腥味如期而至,甚至感受不到其他生命的迹象。
“Wanda!”他喊到。
“Wanda!”他顿了顿再次喊到。
“god,Wanda!can u hear me?!”这次甚至几近绝望了,他停顿在那,他想到了Pietro,那个救了他的大男孩儿,他发誓,要保护好Wanda——他心爱的妹妹,但是现在呢?他甚至有些绝望,他根本不知Wanda在哪里是死是活,通讯设备全部毁坏,他喊着Wanda的名字,甚至有一瞬之间是那么的不知所措。

现在,就像除了自己没人活下。

Clint有些艰难的起来,抖了抖身上的碎石泥土,晃了晃有些脱臼的胳膊,他敢确保自己身上已经多处流血,这种感觉真的是很不爽虽然经历了很多次,幸运的是没有骨折的迹象。他直起有些酸疼的后背,摸索着向前,直到看到了一丝光,他晃了晃头又眯眼望去,便向着微弱的光移动。

-----------------------

如今可能是下午也或许是在正午之尾,繁多的树枝遮住了许多洒下的阳光,取了一片阴凉同是也告诉Clint他还有路要走或是还有人要找。Clint甚至会跟自己开玩笑道,要退休的特工了,在离最后并不遥远的时间上发生一个让人头疼的事件。

Clint看到了不远处恍恍惚惚有个人影,不知道是九头蛇的残余还是复联的成员,甚至可能是一无所知的路人吧,但是,对于Clint来说能再见到一个大活人已经是很不错的了。

Clint加快脚步往前走,由于超群的鹰眼视力他早看出了轮廓,略长短发带着杂乱的金色大卷,足以宽阔的肩胛和那身眼熟的总会出现记忆和梦中的运动服。

真眼熟。

Clint开始认为这一定是错觉,他甚至怀疑自己的视力或是脑子里哪根神经出了问题。

肯定是除了问题。

他不得不一步步走进,直到两个人的距离缩短到两三颗树夹空的距离,对方只是靠在树上,真的是靠在书上,一动不动,盯着对方一步步走来,真不想Clint记忆中那个小崽子的性格,他甚至越来越笃定自己开始想的是对的。


“Clint.”意料之外情理之中,对方竟然先开了口,而且十分顺口,在Clint听起来又有些不自然不习惯的叫出了名字。


“hi,Pietro.”





TBC.

---------------------------

感谢看完的小天使们,谢谢小天使们的小红心小蓝手,不知道你们会不会喜欢。

序只是一个短的开头,之后银鹰正式登场。

《今晚一起跨年》复联篇

#内含cp:寡红,银鹰,盾冬盾,贾尼,贱虫,锤基
#之前有人看不懂bucky的昵称,见P10
#ooc是我的,爱情是他们的
#依旧甜向,信我。

《今晚是圣诞夜》叉男篇

#内含cp:牌快,虫绿,天使夜,冰火,狼队,EC
#ooc是我的,爱情是他们的
#我只是想带虫绿玩,并不是因为我虫绿的之前没想好x
#迟来的叉男圣诞
#甜向,信我,食用愉快。

《圣诞节到了》复联篇

#内含cp:锤基,贾尼,寡红,银鹰,贱虫,冬盾冬
#ooc归我,爱情是他们的

记梗,银鹰,摆渡人

心血来潮记梗,占tag致歉

梗源自克莱儿的摆渡人,人设也源于这个。
摆渡人AU,
主线:设定Pietro死了一段时间,Clint执行任务为保护Wanda死亡,结果来摆渡他的是Pietro,快银要引领他穿过属于鹰银意识中所制造的场景,途中有简单的平路也有艰难的跋涉,但必须都在天黑之前到达临时休息的地点——安全屋。恶魔在黑天出现,傍晚时由稀疏慢慢聚集变多,捕食灵魂并把他们变成恶魔。作为摆渡人Pietro甚至可以把自己搭进去,而不想让对方受到恶魔的侵蚀,但终究会把人送到自己穿不过的“彼岸”——

爱情主线:Pietro一直在努力保护Clint,而Clint也像他一样去照顾Pietro,关心他,没有生前记忆的Pietro对这种事情十分罕见,同时觉得Clint和其他的灵魂大不相同,甚至可以说是非常独特。但Pietro一直告诉自己,保护Clint是自己的职责,而不是去喜欢上他,甚至说可以是爱上他。可是当他真的把Clint送到“彼岸”时,发现自己只不过在自欺欺人。Clint也不例外——

剧情到此其实还未结束,不做过多的剧透,只是想问问有没有小天使喜欢这个梗,有的话打算开,也治治自己的懒癌O_o

【复联全员】入室不盗(短文一发完)

#内含cp:盾冬,锤基,寡红,银鹰,贾尼
#ooc是我的,爱情是他们的
#私设Wanda和Pietro还为嗨爪效力
#甜向,信我


---------------------------

盾冬

Steve在今天最后一次任务之后坚持保持早起早睡的良好作息时间,但是身为美国队长的他还依旧很警觉。
Steve听到门锁开的声音,只是一道微弱的不得了的光进入,又迅速的消失,之后便是门虚掩的金属声,没有脚步声,只是微弱的地板响动的声音和稀碎反动的声音。

Steve没有去看也没有任何动作,但是翻东西稀碎的响声依旧没有停止。
Steve只是轻轻转过身,掀开被子,无声的坐起来拿起床头柜上的一个盒子,光着脚走了过去,接着微弱的荧光和声音的来源,Steve锁定了一个身影,果断温柔的从后面抱住对方。

“冰箱里的牛奶太凉了,”Steve把那个盒子塞在人怀里,“所以我特意给你拿了出来。”




锤基

Loki放下书揉了揉有些酸涩的眼睛,优雅的打了个哈欠便关灯睡觉,可他没有睡多大一会就很灵敏的察觉到有人进他的房间。他有直接把人逮住的冲动,当然是被理智和高贵的思想压了下去。
这不排除他听见装布丁的玻璃瓶相碰的杂音,Loki表示本王的吃的还真是敢动啊,可他又出奇的忍住了,但是这个声音对于Loki来说真是漫长的经久不散。

“鸡腿,我这没有;布丁,想都别想”终于,Loki的忍耐程度已经耗尽了,稀碎声音戛然而止。
“不是的,Loki,我是来......给你送布丁的......”对方缓慢的开口说到。
“exo me?你是谁?你把Thor怎么了?他现在在那里?”Loki对他的举动表示十分惊讶,不仅是意料之外,还是情理之外,“我那个蠢哥哥可没那么高的——无论是智商还是情商都没那么高。”
“......这是Tony告诉我的,他告诉我保准有用......如果你不喜欢,我拿走好了......”

Loki觉得自己好像恋爱了(?)(划掉),缓解尴尬的咳嗽了一声:“人走,布丁留下。”



寡红

Wanda的能力足以让那些防御系统悄无声息的关机,她以最快最轻的动作进入了屋子,放慢步子怕吵醒黑暗中沉睡的人。
按着九头蛇给的路线与标识,Wanda找到了这间屋子,借着窗外的月光和一些荧光照明标识可以看出,这个屋子很整洁,当然也很严谨,她要找的东西在一个保密柜里,Wanda快速的打量了一下保密柜,又扫了一眼四周,没有动静 。

集中注意力在锁上,花了将近20秒的时间锁才开,但是锁又很是的松动,挂在柜子门上摇摇晃晃突然下坠,Wanda俯身立马接住,没有落地,只是轻微的金属声,Wanda现在手机和额上都已经渗出了冷汗。
“oh,shit”她暗骂一声,没有想到的是,在刚刚那个差点惊醒旁边人的锁只是第一层,而里面那层锁则是看起来更坚硬也更高科技。Wanda决定使用原先的方法,找突破点,集中注意力解开这个锁而不是爆开。
然而总是不尽人意,这次的二十秒让这个锁纹丝不动,Wanda只是突然感觉背后一阵冷风,突然回过头看后面——空无一人。

“根本没有人,真是自己吓唬自己。”Wanda想着——等等,空无一人?!
“钥匙就在旁边的抽屉里,干嘛要去费劲的撬开呢。”耳边突然传来一句话,声音的坚毅而又不失魅力,她或许再熟悉不过。
Wanda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下,又被一只有力手臂拦住腰,她睁大了眼睛,那一刻她觉得九头蛇派她一个没有高级特工经验的人来取这样的文件简直就是送死。

“欢迎来到复仇者大厦。”



银鹰

Clint对于今天完成的任务表示很令人精神疲倦,他解决的地方是一个九头蛇的分部基地,不大但是很重要,所以当然会有Steve、Tony、Natasha、Hulk的加入。
当Clint为自己寻找到一个绝佳的高地射击时,一阵银蓝色的风突然从他背后掠过,只是觉得腰部瞬间撕裂的疼痛,那阵银风停滞了一下就下一声嗤笑又瞬间离开。
而现在的Clint躺在舒适的大床上揉了揉自己的伤,还有些甩不下的疼。

Clint又回想起今天出任务是一个带着银风的小子好几次坏了他的事,像一个缠在他身边的影子甩都甩不掉。

Clint想着,突然听到了一声门锁的声音,没有光投进也没有人,训练多年的鹰银当然能迅速捕捉到鞋接触地板时的声音。
声音突然消失了,换来的是一个门锁锁严的声音,而侧躺在床上的Clint内心毫无波动所以一动也不动,最近几天太累了他要好好休息一下,Clint觉得那个可能来过的人已经离开了,反正他这里没有秘密资料,只有小甜饼。

什么小甜饼?!Clint突然想到,猛的心痛,哦天呐,他最爱的食物。
打断Clint烦躁思路的是身后因重量突然下陷的床,可此时Clint的直觉告诉他——千万不要回身,所以他选择了装睡。

“还记得今天早上吗,哦,你那样可真蠢,我就在你身后但是你依旧没有那个反应的速度。”身后一人小声说一句话,沉稳有磁性还带着抹不掉的稚气,“反应这么慢,我叫你old Man你不会介意的对吧。”
Clint一声不吱,但他的内心却是十分MMP的——早上连续袭击自己的人现在躺在自己的床上?!而且在自己看来还是个没有什么实战经验的小屁孩?真的是怎么甩也甩不掉。

Clint握住身边的折叠弓,决定翻身给对方一个攻击,好让他知道鹰银的敏捷性。
而一个有力的手臂突然搂住他的腰,磨着纱布,隐隐的痛还不断的传来,没等Clint开口,对方继续嘀咕到:“啧,愈合速度真慢。”

Clint有感觉下陷的地方离自己越来越近了,耳边一个温热的呼吸传来,“我知道你在装睡。”



贾尼

Tony还躺在床上思考人生。
Tony听见了门锁响的声音。
Tony发现他的警报器没想。
Tony现在大概知道是谁了。
Tony听见自己甜甜圈盒和咖啡豆被收拾的声音,他知道这意味着他爱的零食要离他而去了。

“所以;你就这么心安理得的拿走了支持我工作的食物?”
“Sir,你不能摄入太多卡路里。”
但是他却出奇地没有说什么。

在甜甜圈和咖啡被端走的最后一刻,Tony终究忍不住开口了。

“过去的是就让它过去吧。”
“我知道你很疼我,好姑娘。”
“你总是想着让我开心一下,你全力工作,这已经足够了,Friday”

“可是Jar不会回来了。”






------------------------------

银鹰的梗来源网络
感谢看完的小天使们,并且感谢你们的小红心和小蓝手。
顺便,我还是爱贾尼的!

年轻的樵夫改编

叉男篇

#内含cp:EC,天使夜,牌快,冰火,狼队
#头像画风依旧新奇
#ooc是我的,爱情是他们的
#甜向,信我。

最后谢谢小蓝手和小红心的天使们

年轻的樵夫改编。

复联篇

#内含cp:盾冬,贾尼,寡红,锤基,银鹰银
#头像画风新奇
#ooc归我,cp归他们
#甜的,信我
#我爱银鹰的,这是真的

有意见或是建议的小天使请留言,如果有,谢谢你们的小红心和小蓝手。